洪教头其实是个好人儿

作者:一代文嚎

给领导提建议,逆耳忠言绝对是个技术活儿!尤其是告诉“完美贤明”的领导,他正在干一件极其傻逼且危险的事!

在《水浒传》里,被林冲一顿棒打满地找牙的洪教头,就是个给领导提建议技巧不佳而自取其辱的倒霉蛋。

没错!他傲慢无礼,甚至还有点儿狗眼看人低。可这瑕不掩瑜,总不能因为你欣赏、同情林冲,就忽视他给柴进所提意见的中肯成分吧。

柴进款待刺配沧州的林冲,洪教头直言不讳:“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,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,皆道我是枪棒教师,来投庄上,诱些酒食钱米。大官人如何忒认真?”

柴进被誉为当世孟尝君,江湖声望何其慧眼识人的贤明!但洪教头这话等于是在说他就是个彪子。

事实上,洪教头的建议是对的,柴进看人识物的本事的确很操蛋。

先是因武松酒品不好冷落了武松,失去了这么个大人才。

后来先是打包票给林冲说,沧州牢城的官营、差拨“与柴进交厚”,带着我书信过去,他们会关照你的。没曾想,连这个冬天都没过,那俩货就收了高俅的钱设下火烧草料场的毒计要害林冲的命。

接着是林冲准备上梁山,他又来了,说:梁山首领王伦、杜迁、宋万“三位好汉,亦与我交厚”。紧接着就是林冲上山遭到百般刁难差点被赶下山。

直到收留了恶贯满盈的李逵,二话不说打死了欺凌他叔叔的殷天锡。丹书铁券也没了卵用,柴进本人被下了大牢,差点死在里头。

所以说,就柴进这个样儿,你能说人家洪教头的初衷有问题?

他最多也就是运气不好,谁知道柴进还真瞎猫撞死耗子碰上个高手。当然,这洪教头提建议的姿势也有问题。忠言原本就逆耳,他本人还“歪戴着一顶头巾,挺着脯子”十分牛逼轰轰,完全不看顾柴进在林冲面前那崇拜的小眼神儿。话说打狗都得看主人,更何况是领导的崇敬的贵客?

我这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,对柴进这种“过于完美”的领导除了直接喷其傻逼之外,似乎也没有多少春风化雨的招式可使。

别说是号称孟尝君的柴进是这个鸟样,就是孟尝君本人也难免这副德行。

战国第一好脾气领导孟尝君府里养着个叫冯谖[xuān]的食客,一个穷得没法养活自己,特爱唱Rap,并大言不惭告诉孟尝君自己既没爱好也没才能的奇葩。

他跟洪教头一样,眼力不错,都看得出来了领导有问题,而且做事风格也一样,直接了当彷佛是个彪子。

孟尝君叫他去收债,结果他擅自把老百姓的债条都给烧了,回来还牛逼轰轰地对孟尝君建议说:“你不缺钱,缺的是仁义,我现在这是为您刷口碑呢。”把个孟尝君气地说:“去球吧你!”

直到一年后,新齐王上任,孟尝君遭冷落,冯谖为他积攒的人品终于厚积薄发,老百姓携老扶幼热情拥戴,孟尝君这才领悟到冯谖[xuān]先斩后奏的良苦用心。

但我觉得其实是冯谖的运气好而已,同样是粗暴无礼地建议干预,冯谖只是被否定冷落了一年,便见证奇迹发生的时刻重拾孟尝君信任,而洪教头则是当场被否遭羞,伴随着柴进的家破人亡,他毫无机会雪耻。

洪教头和冯谖其实都算的上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的好人儿,冯谖的幸运就是孟尝君的幸运,而洪教头霉运后不久,柴进也便厄运当头。

如果洪教头还有下次,遇到这种鼠目寸光又自视贤明完美的领导,除了在公号里喷喷,我也不知该怎么提意见。

可能你对以下的内容也感兴趣:

混工地离不开酒场!经常和领导凑饭局教你如何喝酒及讲祝酒词

四川文化艺术学院科博会美女表演视频

火热榜

发表评论

    微笑 大笑 拽 大哭 奸笑 流汗 喷血 生气 囧 不爽 晕 示爱 卖萌 吃惊 迷离 爱你 吓死了 呵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