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魂钓饵

出品:老烟斗鬼故事作者:叶轻驰

兰花哥约我去钓鱼。

我有点犹豫,担心他想钓的不是鱼,而是其他。看我迟疑的神色,一旁的兰花哥笑得下巴都差点掉了,指着我说:“放心,妹子,姐妹搞基,天打雷劈!”

我一口茶水,顿时喷出。

这就是我的悲催。我不觉得自己是妹妹,但接触过我的,不管是男的女的,还是像兰花哥这种不男不女的,都拿我当妹妹。

不过,到了钓鱼的地方,我还是有点意外。兰花哥钓鱼的姿势,还挺专业,这出乎我的意料。在我看来,兰花哥这样的人,就该穿着塑料凉拖,内穿花袜子,撑一把大大的红伞,扭着两扇大腚招摇过市,这才符合他的身份和境界。

可没想到,这人钓起鱼来,也是有板有眼的。

兰花哥有点得意,使劲顶着屁股,在大太阳下作飘逸飞扬状,告诉我:“说起钓鱼呀,还是因为一次采访,这才让我迷上了钓鱼。”

兰花哥说,二号档案,其实采访者是他。

这些天来,我一直沉浸在一号档案的不可思议中,没来记得翻阅其他的档案。见我一脸茫然,兰花哥说:“来,趁着有空,姐姐给你补补课,说说二号档案的事儿。”

二号档案的主角,叫艾文,特别喜欢钓鱼,一有空就拿着钓具和三明治,到河边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周末,他又来到老地方。一切布置妥当后,他坐在一旁的大石上,一边看着书,一边啃着三明治。不远处有个在钓鱼的中年人,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河面。

看对方一脸紧张,艾文就觉得好笑。钓鱼本来就是一种休闲,太患得患失,岂不失了本意?可令艾文吃惊的是,接下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,对方两次提起钓竿,钓到了两条大鱼!

那两条大鱼,连艾文这么见多识广的人,都分辨不出叫什么?两条鱼长得颇为可爱,正在水桶里活蹦乱跳。艾文忍不住走过去,盯着两条鱼看个不停。见状,中年人笑着说:“我敢保证,这两条鱼,你一定叫不出名字!”

艾文连忙请教,说那是什么鱼?中年人却说:“我也不知道!我只知道,我钓上来的鱼,一定不是普通的鱼。其实,不管哪里的河,水里总有很多我们没见过的鱼类。关键是,看你有没有本事把它们钓上来了。”

两人聊得一会儿,都觉得特别投机。艾文也没心情钓鱼了,就在一旁看着中年人钓鱼。半天下来,水桶里装满了各种没见过的大鱼。艾文不断追问钓鱼的秘诀,最后中年人拿出一个黑色软糖状的东西,说这就是钓鱼的秘密。

中年人说,那叫“灵魂钓饵”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有个神秘的人给了中年人两枚灵魂钓饵。只要按照一定的方法,自己的灵魂就能融入钓饵中。灵魂钓饵的神秘之处在于,它可以重复利用,且有感知有灵性,能将水中潜伏的稀有大鱼吸引过来,并成功将其钓上来。

若不是目睹中年人刚才的神奇表现,艾文会觉得对方是在信口胡吹。可事实摆在眼前,也只有灵魂钓饵才能说得通。中年人索性把手中的钓饵给他,说道:“好人做到底,就把剩余的这个给你吧!好好利用,会受益无穷的。”

艾文接过钓饵,发现中间有一个小孔。按照中年人教的方法,他握着钓饵冥想了一会儿,接着将鱼饵串在线上,开始钓鱼。没多久,艾文的水桶里,也多了几条样子憨厚可爱的大鱼。而且,线上的钓饵安然无恙,没有被大鱼吞食掉。

直到夜幕低垂,艾文和中年人才收拾好东西,各自回去。回到家里,看到艾文收获如此丰富,妻子也惊叹不已。艾文没告诉她灵魂钓饵的事,毕竟这事太过离奇。他只对妻子说,今天不知怎么回事,钓到了几条罕见的大鱼。

妻子将钓来的鱼,做了蒸鱼和鱼汤。两人吃得狼吞虎咽,从来没吃过这么鲜美的鱼肉。一顿饭吃完,摸着滚圆的肚皮,两人都意犹未尽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,每当下班后,艾文总会去河边钓一会儿鱼。每次都能钓上一两条大鱼,回家后让妻子煮鱼汤。不过,艾文再没碰见那个中年人。

一个月后,艾文带着妻子,到医院检查身体。妻子有严重的胃溃疡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到医院复检。尽管也吃药,但效果甚微。

可这一次,检查完,医生啧啧称奇:“太奇怪了,检查结果显示,原本溃疡的地方,已经完全好了。照理说,原先开的药并没有效果,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你们最近有没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?”

艾文想起了那些奇怪的大鱼,但不知道该怎么向医生解释,便谎称没有。医生虽觉得奇怪,但也没说什么,让他们定期来医院检查。

回去的路上,艾文和妻子讨论了许久,觉得一定是那些大鱼的关系。妻子说:“每次吃完鱼,我肚子就觉得很舒服。算起来,这一个月中,我原本经常要犯的胃疼,也从来没发作过。”

妻子身体的突然好转,让艾文坚信灵魂钓饵确实有神奇的功效,能引来那些罕见且颇具保健功效的神秘大鱼。有了这个发现,他更是天天到河边报到。

这天,艾文一进单位,同事们就纷纷上前祝贺。艾文一头雾水,后来看了公示才明白,自己被提拔为主任了!单位里的几个副局长都只是挂名,加上年纪大了,过一两年都得退休了。这么一算,这次的提拔,意味深长。

头儿将艾文叫进办公室,一番勉励在所难免。从头儿的话里,艾文听出了言外之意,将来的前途一片光明。想到这里,他就按捺不住满心的欣喜。

升了官,艾文忙了起来,钓鱼的时间也少了。以前是个小职员,没什么人理,如今好歹也是个主任了,且前途看好,套交情的人自然多了起来。艾文三不五时就有饭局,忙着跟富商们出去应酬,夜夜晚归,更不要说钓鱼了。

不过,尽管时间少了,但艾文一个星期还是会钓上两三次鱼。只不过,以前他喜欢一坐就是大半天,如今时间少了,往往用灵魂钓饵钓上两三条大鱼后,便回家了。奇怪的是,最近钓的鱼,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

这天,因为是周末,艾文难得没有应酬,便又到河边钓鱼。刚走到河边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那不就是单位的头儿吗?看到艾文,头儿也很惊讶:“哎,我最近刚学钓鱼,这几天都到这里报到了。”

看头儿的钓鱼架势,果然有些生疏。艾文手把手地教了他好一会儿,这才有点像样了。看到艾文没几分钟就钓上了几条大鱼,头儿一脸羡慕,可自己的钓竿却纹丝不动。艾文见状,心里一动,意识到讨好领导的机会来了。

他从钓钩上卸下了灵魂钓饵,将它的神奇功能告诉头儿,并把钓饵慷慨相赠。头儿一脸匪夷所思,但看到艾文钓上来的鱼确实与众不同,不得不相信了。结按照艾文说的去做,没几分钟的时间,头儿竟然钓上来了两条大鱼。

头上钓上来的那两条鱼,着实让艾文吓了一大跳。个头比艾文水桶里的那几条大了好几倍,且凶神恶煞,一入水桶就直扑腾,张着大嘴直冲艾文和头儿扑过来。两人都吓得退了几步,后来见到鱼跳不出水桶,才放了心。

头儿惊魂未定地说:“我的妈呀,这还是鱼吗?要不是嘴巴里没牙齿,我几乎都要以为这是吃肉的鱼了!鱼见得多了,没见过这么凶的。”

艾文心里也直嘀咕。他之所以将鱼饵相赠,主要是拍马屁,但也是因为最近怪事连连,每次钓上来的鱼总让他有些不安,凶恶且有异味。不像以前那些憨头憨脑的可爱鱼,养眼又养身。特别是头儿这两条鱼,总觉得是穷凶极恶之辈,还散发着隐隐的恶臭。一看到这样的鱼,艾文的心就狂跳个不停。

头儿却很兴奋,特别是艾文说起吃鱼的奇遇,说是吃灵魂钓饵钓上来的大鱼,可以治好多年的疑难杂症,头儿更是高兴得哈哈大笑。最后,艾文也没心情钓鱼了,敷衍了几句,说还有事,连忙赶回家。

回家后,老婆照样把几条鱼给煮了,两人吃得都有些反胃。老实说,最近的鱼不仅越来越难看,连肉也难吃的很。

隔天,艾文的肚子痛。起来一看,身旁的老婆也早就醒了,正皱着眉头,一脸痛苦。

两人去医院挂了急诊。做了一系列详细检查。医生眉头紧锁,对艾文说:“你们两个都有轻度的胃溃疡!奇怪,你老婆之前不是完全好了吗,怎么又犯了?连你也一样,是不是最近有什么不好的习惯?”

两人实在想不出,最近能有什么不好的习惯?难道是鱼?这是最近唯一有变化的地方。好也是鱼,不好也是鱼,两人都一肚子谜团,不知道怎么回事?

拿了药,艾文和老婆都打电话请了假,休息几天。第二天一早,当艾文一边吃着早餐,一边看着报纸,顿时被报纸上的一则消息震得说不出话来。

那则消息说,昨晚有个领导猝死,初步断定是食物中毒!据死者之妻所言,死者猝死前,正在吃着自己钓上来的大鱼,还说味道不好,后来突然倒地不起。送医后,医生断定已经死亡了。可问题是,化验所对该种毒素进行研究,却无法断定是哪一种致命的毒素。

再仔细一看,猝死的正是单位的头儿!这下,艾文头大了。他赶紧打电话,向同事求证,结果新闻是真的。昨晚,头儿真的猝死了。

本来,艾文还觉得自己和老婆的不适,可能只是凑巧。如今看来,那些恶鱼真的有问题!这段时间,正是因为吃了恶鱼,身体似乎越来越不舒服了。

艾文想找中年男子问清楚。一连几天,他都到河边去等。这天,终于让他等到了。艾文将上次留下来的一条恶鱼拿给中年人看,并说了这阵子的怪事。

中年人的脸色变得极为凝重:“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吗,灵魂钓饵和主人的灵魂是相通的。所以,这其实是在用灵魂的气息来吸引那些鱼儿。问题是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物以类聚,鱼的习性和人一样,只会受同一类气息的引诱。

灵魂纯净的人,吸引来的大鱼,自然是无杂质的善鱼,对身体大有好处。而灵魂丑陋的人,钓上来的只会是鱼类中的恶鱼。这些鱼平常以吞食污秽不堪的东西为生,越是丑陋凶恶,其毒性越大。”

艾文有些明白了:“我和老婆为什么也会钓上来恶鱼?一开始,我钓上来的不都是纯净的鱼吗?”

中年人面带惋惜地说:“这个问题,不是该问你自己吗?我们刚碰到的时候,你不过是个小职员,喜欢钓鱼,修身养性。这样的你,钓上来的自然是善鱼。可问题是,自从你当了主任了,每天和不同的人应酬周旋,赴各种饭局,收各种红包。你日益被污染,变得污浊不堪,灵魂气息也改变了。

善鱼闻到你的气息,避之唯恐不及。你们头儿已经无可救药,所以钓上来的是剧毒恶鱼。而你相对而言,只是初涉泥沼,陷得还不深。如果你不能改过,以后还是别用灵魂钓饵了。”

事情的真相,比艾文想象的更为离奇。没想到,灵魂钓饵可以是善的,也可以是恶的。而这一切,取决于灵魂的主人。

听兰花哥讲完,我非但没有觉得恐怖,反倒哈哈大笑:“你说说看,人都利欲熏心了,哪会为了一两条奇怪的鱼,就大彻大悟?”

可不是,要是这么看来,也别设什么廉政机关了,只要每个人发一个钓竿,大家每个星期集体去钓鱼,还要把钓上来的鱼都吃掉,这样不就杜绝贪污了?好官都吃得身体棒棒,贪官都一命呜呼,那还要什么警察法院干什么?

兰花哥也笑了:“你这家伙,我哪知道呀,这不过是别人告诉我的,说得有鼻子有眼。”

说笑间,我拿起当天的报纸,随便翻翻,却看到了一则新闻,说今日连着下暴雨,从江里冲上来了好几条大鱼,相貌丑恶,还散发着恶臭。

民众们纷纷围观,还有手机拍下了照片。据说,这鱼后来经过化验,含有剧毒,却不知为何种毒?至于一开始几个敢吃鱼的人,都正在医院的急救室里

火热榜

发表评论

    微笑 大笑 拽 大哭 奸笑 流汗 喷血 生气 囧 不爽 晕 示爱 卖萌 吃惊 迷离 爱你 吓死了 呵呵